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我时常产生
在我出生之后再无人出生的错觉。我的世界堆砌了同龄人和年长者,斩断了新生。

而关于她。

关于她妙手偶得的神思,天才的官能。
我的嫉恨像剧毒的箭镞,在窥见她闪耀金箔的纯真时,转头刺向我的内心的阴狠的沼泽。
所谓阴狠,止步在晶状体,止步于指尖。
我的嫉恨是盲的。


I'm always jealous. My jealousy is blind.

 
评论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