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Vincent Willem van Gogh

疯子。

拥有最纯净灵魂,最自由人格的人。

它的世界色彩寸寸剥落,像广告画颜料干了之后由于年代久远掉下来的漆片。

没有色彩的世界还不错。他努力睁大眼睛。

一切事物灰白胶质的填充被抽出轮廓,像盛放在空中的烟火,短暂的辉煌待伸手去触碰的时候,只剩下纤弱的轮廓线。像该死的数学几何题。

最后的框架被重力压垮, 纯白的世界没有声音。

云团停滞了,昼夜搁浅了,时间的密度被缓缓拉长。

他想自己也许真的是疯子。真好,他笑了。

如果一个精神病的生活是快乐的,你有什么权利来剥夺他的快乐。

最最纯粹的快乐。

他开始捂着肚子大笑,兴奋地手舞足蹈。对啦对啦,既然他们认为我疯了,不像一个疯子一样癫狂地活着怎么对得起他们的一片苦心呢。

快乐太少,自由太小,生命太短。他突然驻足抬头,宇宙太大。

若不用自己的生命压榨出真正诡异绚丽的色彩,怎么对得起自己,就这么像光柱里漂浮的素色尘埃一样无依无靠地活着么?不!决不!

瀚然星空,必有我自己的世界。他咧开嘴,露出所有牙齿,大笑。

 

 

从小最喜欢疯子了。最喜欢,最喜欢你们了。都说艺术家是疯子,就是因为他们是疯子才会是出色的艺术家,他们看世界的角度不同,如何定义疯子?你怎么能确定不是你自己疯了?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

歪头笑。

 

 

 

评论
热度(3)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