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丧失抗体】

在下真是无法忍受了。
当初分别时的伤口仍然保持着原样,您就要再一次将其扯下了吗?

一个礼拜以来,我仍然无法想明白您到底想要做什么呢……不,或许是您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呢?

当时如此果断决绝地说了“就此告辞”,却又优柔寡断地返回询问犹深埋在渊薮里的我:“你真是无可救药了,竟然不想想我究竟为什么要如此果断地和你断交呢?”

骤然失去重要的人的可怜人,哪里有心思思索您的“良苦用心”啊。或许现在再重新审视您当时说出的话,不过是个邀功的丑恶伎俩罢了。您妄图作出一副果断决绝的样子和我一刀两断,可是心中青年时期的虚荣心却像皮肤疹一样蔓延迅速,连您这个寄主也无法控制。终于,您害怕我太过愚钝无法参透您的良苦用心,但是又不好意思告诉我“我和你断交可都是为了你好”这般太过傲慢的话,只好阴阳怪气地说句不着边际的“好好想想我为什么和你断交吧”。

我应该尽早发现您这如皮肤疹一样,光想起就让人浑身难受(♂)的性格的。人总是在跳脱出情感漩涡之后,故作轻松地说:“嘿!真没什么大不了!”如今,在您狠狠将我挫伤的夜晚,我也能够这样轻松地阐述“他啊,不过是个人渣罢了”这样的事实了。听到了吗,新船入水的礼炮声——我即将扬帆告别痴恋您的我了。弃暗投明、改邪归正、弃恶从善的一个早晨!

下定决心不再理会您的清晨,一切都格外清新。我欲与所有人亲切地互道早安——哪怕我当时碰到的是您,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亲吻您的指尖。可是,当我已经能够娴熟地盘旋在情感漩涡的上空,甚至自如得想要吃上一个精品果盘的时候,您又出现了。真是不得不怀疑,我的快乐、我的解脱、我的透悟,是您的病原体吗?真是个难缠且暴躁的病人。

您当时为什么又突然说要和好呢?是否内心仍窃以为我会原谅您呢。可惜我的大脑还未对您产生抗体,您想必是吃定了这一点,所以才又玩起了“鞭子和糖果的游戏”。请不要拿驯养狗的方式对待我,我对您可没有忠犬那样不分主人是否愚钝的忠诚。

可惜我和忠犬一样无可救药。我依旧对这样的您抱有期待。究竟为什么连我也说不清。可是您就这样抓住我的弱势狠狠击打,实在卑鄙。我再次卷入了情感的漩涡,那里对我而言只是个深潭了,或许深潭也算不上,不过是个浅滩罢了。大概是脱离情感漩涡太久留下的后遗症,我故地重游之时,只有走马观花之感。

当您将唇瓣贴近我的脸颊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已经在想宣布胜利时应该摆什么姿势了呢?可是我如今连厌恶也做不到了。我的思维像是在远端的宇宙里漂浮着,身体无法操控,思维也完全失重,我像是在极远的地方动作着,唇齿相碰撞的声音、含住唇瓣的触感、牙齿扣在动脉上的触动、指尖传来的颤抖。明明一一传达到“我”的身体了,可是我却无法用这具身体切实感受。“不行,不要再继续了!”我的思维再远端嘶吼,然后我的身体执行了相反的指令。

您胜利了!您胜利。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形成对您的抗体。您就是一种繁殖迅速而又依靠侵蚀寄主而生的病菌。我们是一体的了。

正当我妥协的时候,您偏偏说出了那句“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要断交啊”。这一句实在是精妙,我上一秒还在远端漂浮的思维立马被扎了一针,它惊悚地跳起,只得钻回我的身体里。我的身体于是猛烈地颤抖起来。没有比这句话更加卑鄙的了!您的这具咒语让我无法抑制地原谅您,下一秒又被卷入了情感的漩涡。我听到脑海中响起瀑布滚落深潭的轰鸣,下一秒免疫防线倒塌。

您将我狠狠下定与您一刀了断的决心揉烂了又塞进心房,将您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还作出无辜单纯的样子,真是一石二鸟。

无法抵挡。

您到底要我怎么做呢?自从您来到我的世界,我的一切都变得乱七八糟、上下颠倒。请您告诉我我应当如何做呢?

自从您来到这里,呼吸都不由自己了。

————————————————————————————————
政治作业有催文的奇效(并不)
我想发车
可是我家只有龙骨水车
我想要公车🙏🏻🙏🏼🙏🏽🙏🏾🙏🏿


“总得严肃一点啊。”我对不起男神。再也不用这种有毒的笔调了。请务必要原谅我!

评论(2)
热度(5)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