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惯性遗忘】


“9-2-3-9-”
录入情感的那天,绪卷先生还不知道惯性为何物。只知道九键的大小适宜,离别的温度正好,适合情感潜滋暗长。

可惜,“遗忘”生长适宜,繁殖很迅速。起了茧的大脑皮层空间有限,“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道理显而易见,“遗忘”明显拥有更多性状优势。

抗争的结局是,“情感”停止生长。

理应不觉得奇怪,记忆这种东西,总是不知不觉就稀薄起来了。一年差9天,还没有走到完满,大脑皮层就起了茧。当时色泽明亮的人,最终都稀释成了毫无意义的模糊色彩。

究竟是什么时候,那些曾经深切刺入大脑皮层的话语,都成了漂浮在表面的噪音。曾经深爱过的人,需要一遍遍确认照片才得以对号入座。

绪卷先生茫然地咬了一口面包。

真是可恶至极不是吗。总是在不知不觉间的,那样尖锐的存在的感情,那些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忘怀的家伙,就这样轻易地!无比轻易地不辞而别了。最终留存在脑海中的,只剩下很多无意义的色彩,很多嘈杂的声音,那些纷杂的人影没来得及在他身上狠狠留下痕迹就从他的身侧流过了。有新的身影步入视野,然后顷刻间又消失不见。绪卷先生不发一言。时间的洪流自很早以前就不在汹涌了,很多经历过的事情,破碎了很久。

不需要解说,记忆失控的最后,世界的色彩也寸寸剥落。

时间施舍慈悲不再向前,偏偏绪卷先生妄图奔跑永不停歇。所以他什么都无法想起了。

遗忘——追寻——拥有——丧失——伤痛——遗忘——
很熟悉的过程,就像当初输下“9239”的密码一样熟稔。不记得舔舐伤口的过程,想不起当初如何爱得无比深沉,忘记了什么时候又爱上一个人。大脑皮层被锻炼出条件反射,它学会长出一层茧,它开始稀释过于饱和的情感,它明白需要种植“遗忘”啃咬“情感”。早在它迟钝寡断的饲主醒悟之前,它就下达了最终审判。

不懂得回头、不放弃奔跑的饲主就这样流着泪自以为然地失去了一切曾经生根于心脏的家伙。愚蠢至极啊,愚蠢至极。傻子绪卷以为只要将她放在心房深处的小室,“遗忘”就无法侵入。鸠占鹊巢的那一天,他满心欢喜欲加怀念,只得茫然无措。并没有伤痛,因为甚至连伤痛也被一并吞噬了。

“可能只是因为冬天的原因。”绪卷先生又咬了一口面包,“天气冷得情感也冻结了啊。”他低头看向手机,习惯性地输入“9-2-3-9-”,在手心的提示“密码错误”的微微震动是从过往的渊薮呼啸至今的箭。
应当能刺破那层茧的。因为没来由的一阵细小的疼痛,绪卷先生搓了搓手。如今啊只有手指衷心铭记情感脉络。

“奇怪啊,明明不用这个密码一年了。”绪卷先生咬着面包。那时候傻瓜绪卷还不明白那四个毫无意义的数字是他描摹白滁小姐轮廓的最后一种方法了。

但是这无伤大雅,因为后来的后来,绪卷先生连这四个数字的意义为何都不记得了。

这也正常得很,毕竟绪卷先生是个不明白撕扯面包时面包的疼痛的傻瓜啊。他大概也认为,面包也会有他那样的自我遗忘机制吧。再一次被撕扯的时候,就已经形成茧了。

————————————————————————————————所以以后请小口吃面包(恶意地笑:)

我TM就是想换!个!密!码!
身体能不能不要那么诚实,谢谢你全家啊。没有一次输对的c,在手机自我保护的30分钟过去之后,我爬起来写了篇不知道什么玩意。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迫于无奈我又换回了这个密码(嚎啕大哭)
————————————————
“你在名为弱小的深渊曾经看过什么。”
“啊——我生来就已经被加冕。”
白滁小姐可是我憧憬的另一个小可爱啊😀



评论
热度(5)

© 有那么一点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