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因为幸福而具有的使他人幸福的资格】(银河铁道之夜 宫泽贤治

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绝对是他所有的童话中最复杂也最完整地展现出他人生诉求的一篇。我在读第二次之前我看了一下撸否里面的对这篇童话的赏析。大致是围绕贤治桑主张的献身精神,以及“全人类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在此,我不对这点展开,以下我想先谈一谈为什么po主都认为柯帕内拉是做出牺牲的人。

童话,在我看来是无形之物(例如思想、情感、主张、诉求)的具体表达,并且通过日常逻辑连接,由平凡之物组成的精致作品。贤治的童话不是单一地写一个“幸福”的故事,而是将追寻幸福艰辛的过程以及如何找到真正的幸福展现在我们面前。可以关注到的,故事的最后,乔班尼平安和博士的对话中说,寻找幸福就跟化学实验有了共同之处,可见在贤治心中幸福的得来,尤其是全体人民幸福的来源,绝对是应当通过艰苦卓绝的实验的。

但是为什么“寻找所有人的幸福”这样的重任落在了十分不幸的乔班尼的身上,而幸福的柯帕内拉却被认为是所谓的“献身者”呢?

我们可以从书中看到,乔班尼毫无疑问的孤独和落魄。生活困难,母亲病弱,通过拣字维持生活,每天只能就着面包吃番茄......他毫无疑问是落寞的,被同学排挤,而唯一的温暖来源,一个是不知所踪的父亲可能还会归来的念想,还有一条就是完全不会因为乔班尼的落魄排斥他的柯帕内拉。可是柯帕内拉是幸福的,从上课回答问题的事件中就可以看到,柯帕内拉深受老师喜爱,同时和泽纳利也相处得很好,他怜悯着乔班尼,可是由于幸福者“不自知的优越感”,他对待任何不幸的人都抱有居高临下的怜悯,他也会义无反顾地救掉下水中的泽纳利,就和他在乔班尼受到嘲笑时对乔班尼的微笑一样,从开头到结尾,他一直对不幸者抱有怜悯,不过是从“保留式怜悯”“非行动的正义”变成了直截了当地牺牲。

柯帕内拉的牺牲是个体行为,同时也只是换来了泽纳利的幸福,这是个体的牺牲和个体的幸福,显然不是真正的贤治追求的献身主义。很多po主都提到了不断燃烧的蝎子,为了偿还罪孽而燃烧自己,这虽然是个体的牺牲,但是给全体带来了幸福。

在探讨谁是真正的牺牲者之前,关注一下乔班尼和泽纳利一行擦肩而过的场景,乔班尼想躲避他们,可是还是气势汹汹地冲上前去了,足见其变扭,两次想搭话,可是又被嘲笑堵回去了。我们可否做一个猜想:乔班尼真正不幸的根源就是他的不幸。因为不幸所以更无法幸福,又如何成为像柯帕内拉那样饱尝幸福的牺牲者?他只能迈开步子离开。

他逃避不幸的可能,可是越陷越深,他想避开泽纳利的嘲笑,可是失败了,他想和柯帕内拉一起去银河尽头幸福的天堂,可是柯帕内拉首先地将“一切可怜人”放在了“我身边可怜的朋友”之上,贤治毋宁说是通过“幸福”与“不幸”这一条鸿沟,将两人拆散,然后让柯帕内拉“觉悟性”献身幸福,而将乔班尼刻画成渴望自己幸福的“所谓自私的,专注个人幸福”的家伙,两人因为对幸福的不同追求最后生离死别,而经博士点拨,乔班尼明白“要找到让所有人幸福的方法”,最终也踏上了献身之路,最后,“这样你们就可以相见了”。

可以看到,寻找群体幸福,是和所爱之人共同前往幸福天堂的方法。

还有一个细节,柯帕内拉在煤袋子那里看到了所有人,包括自己一路上思念的母亲,而乔班尼只看到了两根电线杆手挽手,架着一根红色的木头一一值得注意的是,红色和苹果是贤治的童话中常用的象征,它通常用来传达美好的东西,例如牺牲者瑰丽的脸庞以及“幸福”,所以!乔班尼只希望柯帕内拉能够和他走到银河的尽头,寻找最他们共同的幸福。但是柯帕内拉看到了所有人,幸福的或不幸的,所以他深爱着的毋宁说是人类,而不是其中尤为可怜的乔班尼。

可是我在想,是什么造成了乔班尼的所谓自私,还有柯帕内拉的无私献身?

我想不是贤治写出来的那么简单。

如题,“因为幸福所以具有的,让他人幸福的资格”同样的,“因为不幸所以渴求着幸福,尤其渴求着个人的幸福”。乔班尼不幸,柯帕内拉是唯一一个对他的不幸报以微笑和同情的人,在他的身上,乔班尼看到了获得自己幸福的可能。他嫉妒柯帕内拉一个人去看鲸鱼,嫉妒小女孩和柯帕内拉讲话,在无忧无虑的银河里,他却无比烦躁,完全是由于对幸福的无比渴望,和对这样获得幸福可能性的珍惜。

不幸的人,也许是“牺牲无能”的。

那么同理,幸福的人,他们站在怜悯的角度居高临下,是怎么也无法理解“不幸者希望的自私的幸福”。这是获取幸福过程中的一个矛盾,或许贤治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他只是想表达“为了那应获得无上幸福感之人而决意”是获得幸福的根本方法,绝不能丢失,但是选择乔班尼这个不幸的主体为角度展开故事,将一个更大更宏观更加不能避免无法摆脱的矛盾甩在我们面前。

用杨绛的话来说“幸福者对不幸者的愧怍”,站在托尔斯泰的角度想,他奢靡度日同时致力于农奴改革,可是怎么也无法得到他可怜的人的喜爱,大概也是由于这个缘故。

幸福者和不幸者存在无法逾越的鸿沟,银河的尽头和想要获得幸福的念头也差的太远。

这篇童话据说出现在日本中学课本里,不知道是霓虹的中学生理解力超神,还是我想得太多,但是,如果只能得出“群众性的幸福是个体幸福的前提”、“乔班尼绝对是受,还是别扭受”这样的结论的话,未免暴殄天物了。

牺牲精神的确反复出现在贤治的童话中,他还主张着丑恶的人只要有牺牲向善的念头,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宽恕这样的念头。贤治绝对是个好孩子,可是我在这里弱弱地说:我仅仅想抱着“使他人幸福的念头”而不是“为了他人幸福而活”,我只想做个不幸的乔班尼而不是觉悟高的柯帕内拉。




“銀河的盡頭,便是那幸福的天堂嗎?”



---------------------------------------------------------------------------------------------------------
贤治写得很棒,我是上个礼拜看的第二遍这个礼拜看完了这本书,这一篇里,里面有很多值得推敲的小细节,在这里我由于懒得打字只列举了几个。

(另外!我站乔班尼是攻。


食用愉快www

评论(16)
热度(30)
  1. 林檎ソーダ没什么道理 转载了此文字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