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自爱】

日子过去了好久,绪卷先生以为自己并不在意。

因为终于,绪卷先生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岁月的无情变迁,人心的冷漠多叠。他坚持着与流岛小姐无意义的擦肩而过,紧握着那一瞬间内心难得的平静。这时候就不叫流岛小姐了。那家伙失去了流动的色彩和孤岛般耸峙的人格,在绪卷先生心里,她就什么也不是了。

流岛小姐的形象恢复成盛夏或者是深秋的色泽,它不再是一个具体的人了,它不再独立存在,它于夏秋时节,呼吸在每一片森林每一棵树每一片树叶里。

绪卷先生好想大喊那句话,大喊那句“我好爱这世界”,可是随即想到自己青涩的苦闷和原作执着的悲情相形见绌,于是连抒情也被遏制了。

苦闷苦闷,苦闷。这样由眺望开始由眺望而终的糟糕感情……为何明知是虚妄,心中仍在渴求呢!绪卷先生感到自己身上同样有着不可言说的悲情,他好想喊,喊出那句“我好爱我自己!好爱这样悲情姿态的自己!”

“多少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幽居”
绪卷先生在书上标下着重号。

他心中无比清楚,不过是由于不想让那伤口痊愈,才放任吸食悲伤的怪物存在。可是他写下注释——“情深不寿,感人至深”。

“窝囊卑劣”他在心里说。

评论(5)
热度(4)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