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丧失为只为清风生存的权利】((对话咯,神奇的对话一个大脑洞

桌上的梨花谢了。

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将它从枝干上折下的一瞬间,就已经看到了结局。可是突然的折断并没有损害它的生命或者它的美,直到现在,它谢了。

花瓣脱了形,完全没有了在树干上的纯粹。浅黄色的花蕊软软的陷落在花心里,花瓣仿佛随时要离花而去似的,呈现出即将飞行的可能,却又沾染着颓萎。不是昨夜采摘时饱经雨丝风片的植株,整朵梨花统一地呈现出年老的温情来。

我开始思考我给予它爆裂的猝死是否正确。

可是毫无疑问丑陋的植株,香味却浓郁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总让人觉得死亡也美好起来。

“昨日的花今日反而更香了呢。”我把斜枝从花瓶中拿出来。

“更浓了吧。”母亲的手指被屏幕映得莹白如花瓣。“水变少了,所以才会更浓吧。”
她的手指不断掠过手机屏幕,指腹跳动着,恍如乱花翩跹。

“人老了也是这样的吧。”她停下手上的动作,落花稳稳地停在空中,泛起光来。

我想起爷爷的样子。脱形的瘦弱身躯仿佛不断遭到时间的大力挤压,时刻显出像影子靠近的趋势。身体里少了那一股飘荡的清水,便怎样都无法使自己只为清风而活了吧?体内积攒了几十年的肮脏也于晚年暴露出来。看!老年斑早已不耐寂寞的生成了!

照这样下去,哪怕化为清风,也绝对不会令人感到奇怪吧一一不!绝不会化为清风的,应当是几十年未散发的被隐藏的内部腐败,一齐迸发出的恶臭!

我低头急切地闻了闻手臂的味道。

鼻尖飘过沐浴露的味道。

母上的手指又翻飞起来。

///////////可怕怎么打破折号我恨苹果///////////卡在瓶颈区一个月怎么办啊啊啊啊noooooo

评论
热度(7)

© 有那么一点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