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人间失格》推荐

にんげんしっかく
——生れて、すみません。

《人间失格》——听起来非常奇怪的书名。“即丧失为人的资格”,市面上的三个版本的书腰上都写着这样的话。看到这样的书名的心情用胆战心惊形容也不为过,只要是恶人都不会像这样坦诚地说出“我犯下的恶行实在太多,我真是不配做人啊”这样忏悔的话。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的,必定是一个善良至极的人,哪怕他非要说自己是个罪人,也是个异常可爱的罪人,他坦白自己的“罪行”,用这样沉重的四个字使自己稍微好受些。

的确,作者太宰治的一生注定他将要遭人非议。没落贵族,酒精中毒,药物依赖症,五次自杀三次都带着情妇,自己的妻子在他染病其间出轨……撇开他的文学不谈,这个力求“空无的毁灭美学”的男人可谓活得失败至极。但是另一方面,东京帝国大学毕业,两次入围芥川赏,开创寂寞式书写,“无赖派”旗手,被尊为文豪,是日本战后文学的金字塔……这样细数他的生平,就不难解释他孤傲且软弱的性格。他拒绝向时代妥协,这是他的孤傲所在。但是与此同时他对世界饱含温情,不同于一些以救世主自居的作家,他虽然穷极一生都演绎着“无赖”,却又一次次向让他失望恐惧的人类“发出最后的求爱”。

《人间失格》被认为是他的自传体绝笔。描写主角叶藏从青少年到中年,为了逃避现实而不断沉沦,经历自我放逐、酗酒、自杀、用药物麻痹自己,终于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的悲剧。他在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中,无法抑制地抒发自己内心深处的苦闷以及渴望被爱的情愫。叶藏从小就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是个异类,但是“尽管我对人类十分恐惧,我却怎么也无法对人类死心”,他于是用逗笑这样的方式“发出最后的求爱”。但是不断刺激着他的“我是异类”的念头带来的苦闷不是单单通过“逗笑”就可以缓解的。他一生做出的无数努力都在即将看到希望的下一瞬灰飞烟灭。善良的叶藏由于对人类的恐惧(或者说深切的爱更为合适)总是将他所遭遇的不幸归结于自己没有资格做人,所以实在不应该得到幸福。他说着“面对可怕的对手,我却总想着要让对方幸福”,胆怯地将世人的罪行归结于自己,最后成为别人口中的“那个疯子”。

太宰治先生巧妙地将自己的一生融入小说里,也在书中表现了自己一生的诉求。他借由大庭叶藏的倨傲糜烂,诚实地剖析自己,道出他对这个世界真实的爱和无奈的绝望。如果说逗笑是叶藏对人类最后的求爱,人间失格的创作就是太宰治对这个世界临别前的挽歌。他用“临终之眼”看向世界,以将死之人的口吻书写,黑暗阴郁的感情贯穿始终。但是这样一本书在中国的爆红导致了人们对太宰治的误解。也许正是因为《人间失格》的文字太过触动人心,他所有文章里最不像他的风格的书才会给人留下这样深刻的印象。

豆瓣和知乎上都有人评论“这种书实在不适合小孩子看,小孩子应该看《奔跑吧!梅勒斯》”,他们无不对这本书退避三舍。的确,如果看过《维庸之妻》《斜阳》《奔跑吧!梅勒斯》的人,绝对不会相信《人间失格》是太宰治的书。很少人知道太宰治先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他会为了一块鸡肉和友人争辩,常在席间讲笑话让人合不拢嘴,也在战争期间创作《奔跑吧!梅勒斯》这样有趣的作品激励人们生活下去。就像书中酒馆老板娘回忆的那样,“我认识的小叶,个性率真,为人机灵,只要他不喝酒的话……不,就算喝了酒,他也是个像神明一样的好孩子”,叶藏并不是我们认识的太宰治,而是太宰治先生内心深处始终没有摆脱的阴影。他的坦诚我们都无法做到。

他淹没在绝望的泥沼里,却慢慢地从污秽开出花来。正因如此这本书才有读的价值,他无法自拔的堕落丧失,但是——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对世界丧失爱。这正是他对这个世界最胆怯的告白。

听到这里,你也许还是觉得太宰治绝对应该被带去看心理医生,这样频繁的自杀绝对患上了忧郁症。但是正如奥野健男所说 “无论是喜欢太宰治还是讨厌他,是肯定他还是否定他,太宰治的作品总拥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直逼读者的灵魂,让人无法逃脱”。

最后,我想说“感谢你生而为人”。


——弱虫は、幸福をさえおそれるものです。绵で怪我をするんです。幸福に伤つけられる事もあるんです。
—————————————————————
因为是演讲稿,所以有些话我也不想听,将就看。
但是我还是宇宙第一三岛厨!((虽然太宰治先生很棒)

评论(2)
热度(22)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