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吉维尼花园

吉维尼花园

岁月静好。

阳光灿烂得仿若置身《鲁昂和勒阿弗尔》的港口。远处层叠的白堆砌至地平线,细软的云层被拉长,疏松起来的身体透过炽热的阳光,加上柠檬黄调制的钛白缝隙扯出浅绿的细线,笔触杂乱起来,绿色的线条恣意生长,一头埋入地平线附近的普蓝色厚涂层,在其间偷偷冒出的绿,有早春时节沾露的草色的可爱。

无比契合法国南部天气的天空,近处却并不是莫奈笔下莫尔尼公爵建造的别墅——低矮的老旧建筑,迎风招展的粉色床单还有爬上屋檐的流浪猫,都在学校五楼转角的阳台上看的一清二楚。

小得连操场都没有的学校,对阳光竟如此大方。大约能站下三个人的小转角,红砖墙之间敷衍地建起栏杆,阳光溜进来,被割成规整的矩形,在地面上簌簌的抖动。

 “哈?今天的天气倒有点像莫奈那家伙画的普尔维尔了嘛。”趴在窗台上的那家伙,把枕在手臂上的脑袋歪了歪。

“啊……要我说,莫奈那家伙有什么好嘛。相比之下,明明是梵高更厉害吧?”我转过头看向她。

她微微挑了挑眉毛,把脚伸出栏杆,帆布鞋的鞋头闪着光,从九分裤里露出的一小段脚踝在阳光下白得仿佛闪着光,摇晃着线条也模糊起来。一瞬间我竟恍惚起来。

 “的确啦,像莫奈那家伙远没有梵高经历离奇,一辈子也未免太平静了。”她单手托腮,“可是,这家伙总是可以让瞬间的流动凝固起来,就仅仅是用色彩。比如说《吉维尼花园》那幅,水面上蓓蕾与花朵们被栽植,开花绽放闭合。在水面下,缀满移动浮云的天空,摇荡的树枝与水草们交缠在一起,温柔的水流聚合又消散。这些明明只是瞬间光影变化产生的幻觉,可是他用光影的真实制造了这些可体的幻觉……”

她的声音呈现出玫瑰红艳丽的倦怠,包裹着绚烂光影世界的笔触钉在我心上。《睡莲系列》的色彩在我眼前炸裂开来。世界的色彩忽然如画缤纷。

她把脸朝向我,随风飘动的发丝呈现植物根茎的柔软,棕黑的颜色于末端染就橄榄绿,那摇摆的样子仿佛于发梢缀着一朵百子莲,倦怠地摇晃着。胸口衣服的亮片闪着光,呈现天边水色般的温柔。从袖口露出的一截手臂,应该用柠檬黄描绘的边缘轮廓向暗部蔓延出肉色最后以土黄调和棕色收尾。睫毛轻轻颤动着,蝴蝶震颤的翅羽下,露出的一滴黑色的墨水,温温地蕴在眼眶里,睫毛投下的阴影仿佛繁复的花纹。

流动起来了。整个人,所有的色彩。阳光也拥有可触的身体。

蘸水饱和的柠檬黄在她身后绽开来,大概是《巴黎女子》那样的平涂,还没等饱和的黄色占据我整个视线,于大色块中抽出的浅绿粉绿青莲橄榄绿水草般摇漾,就在这时朱红调和土黄炸裂开来,溅出细小的水珠,垂直握笔扼出的短线钉在画面里,缀色的紫罗兰从画面里生长出来。《日本桥》式样的色彩喷薄出来——

瞬息之间,色彩单调的世界拧出万花筒的绚丽,莫奈式样的色彩使用占据我的视野。

 

“莫奈大概认同一种时间与稍纵即逝的哲学。” 她把手放在我眼前挥了挥,我愣了神,楼下樱花白得晃人。

刚刚的瞬间,色彩无限扩张,最终这样的表达是化归永恒——

“大概就像让色彩活过来表达瞬间,最终让他心动的那一瞬间就凝聚成永恒,但是却时时刻刻呈现那一瞬间的流动性来嘛。”我突然出声回答。

“哈?你这家伙还不赖嘛。”她把脚收回来,露出裤管的一截小腿隐没在裤腿里。

我看着她眼底沉淀的阳光笑了。远处天空浮现《挪威风景》的冷色调。

现世安稳。

 

 

——————————————————————

感谢看到最后,才疏学浅,用这个名字实在很不放心。总之我会加油的,删改很多次,就是写不出睡莲系列那个感觉,也找不到问题在哪,希望能多多指教。

fin.

 

评论
热度(3)

© 有那么一点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