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神圣】

今年还愿的时候寺庙热闹起来了。大抵是大年初一的缘故,新一年在人们身体里涌动的『希望』之类的东西,迫切地需要裂口得以涌出。毕竟是新的一年,大概信徒额上点的朱砂都有不一样的神奇作用,红得讨喜的很。
寺庙正殿门口的巨大香炉被滚烫的『希望』灼烧到高温,有白烟冒出来,最终与顶部化成污浊的黑色。门口广场上灰白的石砖被烛油沾污,在天光下呈现出贵金属的色泽,边缘闪着宗教的圣光。在这个地方,神圣和烛油一般随处可见,随着信徒迷醉标准的朝拜挥洒在地上,混合着尘土降温。
【文明一点好不好——】
倚在正殿门口的和尚把最后一个音节从口中恋恋不舍的挤出。脖子上斜带着的LV的围巾上logo的金属亮片闪着名为神圣的光芒。他黄褐色的皮肤反而性急地印证着什么,迫切地裸露在僧衣外头,冬日难得的好天气——他把脚从球鞋里亮了出来。
这带着喇叭喊出的有气无力的声音,并没有动摇信徒们半分,要知道『希望』这东西可比什么都重要得多啊。
他们捧着请来的香,三五成群地站在香炉旁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神态上的不同。执香待点的人脸上漂浮着难以抛弃的热忱,而于其下沉淀着阴霾。那漂浮在表面的一旦被风吹开,便像云霏渐开,那阴郁的感情也就暴露在天光下了。他们木木然站在香炉前,执着两三柄长香焦虑而虔诚地等待着什么,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大概是想某些愚忠的大臣在皇帝行为有差时以死要挟的面影。这时候,个体的不同竟全部糅合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了统一的神情。
点燃香之后,那样死灰的眼睛里便盛了点点星光,在黑色的背景里燃起来,总有什么会使它发展成燎原之势的。那柄涂满金粉的香挺立起来,执香人难耐地后退,他们僵直的肌肉剧烈抖动起来,仿佛经历着莫大的痛苦,他们弯下腰,深切的低下头——最终三拜之后,他们的双眼恢复清明,连腰杆也挺直起来。大概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由手心注入香炳最终释放到空气中了,否则如何解释嘛升起的污浊的黑烟?
突然有个孩子冲上前去。他瞪大双眼看着人们,呆呆站立在朝拜的人面前。他的母亲冲上前去将他拉离。
远处的寺庙正殿,白色墙面辉印火光。整座寺庙像是蒙受着另一时空的火烧。
早已化为灰烬。

评论(1)
热度(1)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