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将树根挤进天宇

她抱紧双膝坐在薛福成故居探进校园的墙角。

右转弯是校后门,左转弯是一群因为到没下雨天打起五颜六色伞的女生。

檐外下雨,雨里是我,我打着纯黑色的伞站在雨里。突然我看见了她。同样孤身一人,甚至没有打伞。

像一棵裸露灰色树皮的树从绿色的森林里走出来,好似未被扰乱的下午茶一样悠闲从容。于是两颗裸露树皮的灰色的所谓丑陋的树相遇了,把树根挤进天宇,被絮絮叨叨的云团缠住了,再也拔不出来。

是两棵蠕动树根前进的树,结果被缠住了。


“我来陪你。"我灰色的视野目及之处,只剩下了那棵瘦而高的蜷缩在墙角的树。

”好啊。“她瞪大了眼睛,抬起瓷质的脸。我撑着伞坐在她身边,一脸木讷地说:“我是一只丑丑的黑蘑菇,你也是吗?”"我不是,但是我知道你口感肥厚,鲜美多汁。"她一脸奸诈地看着我。

两棵干枯的树被初夏柔软质地的薄云惊醒了,阳光挠得树皮痒痒的。

“下雨天有利于蘑菇生长。”我张开双手,"但下雨天本蘑菇心情不好。“

——有的时候看着小孩子心情就会好很多。她对我正色道。

——阳光从走廊里打过来照在他们身上。我想象了一下学校一楼小学部的场景。

——虽然我不喜欢小孩子,从以前到现在。但是看到他们我的心情就会很好啊。她抬起头看向屋檐。

我扭过头去看她。她琥珀色的眸子映出屋檐上悬挂的水珠。清澈见底。雨下小了。

”其实我以后只要能养活自己,能有钱买书,可以养活自己的小孩还有父母......对了,还要可以买吃的。“她脸上洋溢着孩童般的满足。就像吃到了特大号的波板糖把舌头染成七彩色。”我看到小孩子,就会想到我的孩子也会像他们一样可爱。"

高而瘦的树展开树皮褶皱,张牙舞爪,细小的分支勾住一缕缕阳光。

"这样就够了。"我看着她咧开嘴笑。

足够了。

从前在绿色的森林里,有一棵高而瘦的灰色的树,高挑的躯壳里住着一只有着琥珀色大眼睛的树灵。她的眼睛里有全世界。

有红色的天,绿色的地,会飞的鱼,会潜水的鸟,人行走在空中,拉着小孩子肉呼呼的手掌触碰书页,从心底开出阳光。

这颗树啊,她把树根投向天宇,却把树根投向泥潭。

她说,这样啊,就可以吸取最纯的阳光啊。

评论
热度(2)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