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本瓜

途有饿嫖

关于

偷走樱花的纯白

——我们回家。

她如是说道。惠山泥人似粉嫩的家伙双手拎着粉蓝色的包放在身前,歪了歪脑袋,把脸贴近我。

我们学校的放学时间在无锡市里算是比较早的,这个时候,阳光还没有掠去这座城市最后的色彩。零零落落的人飘飘洒洒地穿过深红色的大街。我像湿漉漉的衣服缠绕在晾衣绳上,风一吹,连同被寄生的绳子一起畏缩地震颤。

“回家——啦——”她皱起鼻子,吐出舌头,一副千年老妖欲爬出电视却卡在里头出不出进不进的样子。阳光埋进她的眸子里,丝丝缕缕缠绕连接,渲染出温暖的桔黄色。

“好,回家吧。”我拎着她的袖管转身走向楼梯间。


阳光楼梯扶手被分成规整的矩形,窗户框选出四月天樱花的仰角。一步一步往下走,雪越下越大。面前的人蹦蹦跳跳跑远,几乎及肩的短发随步伐流动跳跃。

“随笔。”我又回头看了看樱花树,像星辰坠落凡间,被细小的树枝挂住了,“随笔你写了什么?”

眼前的可人儿忽然一顿,然后回过头来对我吐了吐舌头:“等我把它从书包里挖出来。”

鹅黄色和淡灰色条纹的线圈本,中间偏上的地方别了一只丝带编的蝴蝶结。很温暖的色调,像饱蘸阳光的柔软花瓣。我从她手中接过本子,随意翻开。

依旧像初一一样鸡飞狗跳的字,都说字如其人,那么水灵的可人,却练了一手毫无章法的字。

青瓷——从小因为喜欢触碰这样完美坚强又同样易碎的东西,于是就痴痴地想,瓷器静静立在梵香缭绕深处,谛听每一个断肠人的哭诉,但惜字如金,从不回答,就如今时的古月,又怎么对得起苦诉者凄凄切切的倾吐。每当触摸瓷器,就好像透过冰冷的展柜,感受到了它历代主人的心跳。”

我呆楞地抬起头看她,她倚在窗边,夕阳给她打上毛茸茸的剪影。我忽然觉得,每天会跟我埋怨今天她没有碰到她喜欢的女老师的,会横跨在公交车站台等后座翘着二郎腿的,会在高光画不好的时候拿8B铅笔直接刷的家伙离我远去了。我真的,真的了解她吗。

我突然觉得我现在仅仅守着的躯壳也不见了。

她一定没变,对,是的。

我把本子不动声色地还给她,两步两步跳下台阶。


灰蓝色的天宇染上橘黄。几只麻雀栖息在电线杆上,忽的撞向天宇,义无反顾。阳光透过樱花树的花瓣,微微染上白色。今年学校里的樱花没有往年白了。

时间的密度被拉长。

"我们来谈人生吧。”我用毕生力气下了决心。

“谈人生,为什么不是弹棉花,弹土豆啥的......”她一脸纯真地看向我。

”你......“我突然停了下来,”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一个人骗了你...哎呀,其实她也不知道算不算骗啦...那你会怎么样对她呢?“


“唔......”她停顿了两秒,然后转头看着我大笑,虽然他是骗我的,但是在我关于他的所有记忆里,都是他对我好的。”

就是....要骗就骗一辈子吗,真是蠢萌蠢萌的话。哎呀呀,真是,眼泪要流出来了。挤出胸腔,输送往四肢百骸。

“傻啊你......你不知道,其实根本没有人会骗你一辈子吗?她是真的爱你。”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鲜亮的色彩和灰黑色的沥青路混杂在一起。

“真是,你是想让我哭啊。”我眨巴眨巴眼睛挠了挠她的肚子引起她一阵狂放的大笑。


我知道为什么今年的樱花不那么白了。【歪头笑

因为你啊,你这只可爱的家伙,偷走了樱花珍藏的陈年纯白,  

阳光可以透过的纯白。





评论
热度(1)

© 没什么道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