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道理

关于

去北京前的碎碎念 毫无道理没有意思

随便说说
1.有人进桃花源 桃源里的人和外人各执一词 你究竟选择妥协还是坚持己见并不是要争论是桃源里的人正确还是你正确
而是取决于你想融入桃源还是回到外面的世界
这是进入社会的道理 所以我再也不会尝试说服我的父辈
2.你们口口声声说“这样在社会上混不下去” 那么也就是说你们对社会意识真是非常了解 也摸透了社会运作的规律咯?那么依照我粗浅的想法 社会意识的形成实际上追根究底是因为对于死亡的畏惧而产生的集体茫然和个体上的囤积癖和对名誉的渴望 想当然地认为“我要融入这个群体过去我想要的利益所以我也得和他们保持一样的想法才行” 于是你改变了原来可能是【正确的】想法 无数个这样的时间累积 人们为了达到形成社会以...

【怠惰至死】

身处这样的公交车里面,所能感觉到的唯独只有恐怖。

大部分的乘客都是老人,毋宁说是将死之人。快要死掉的人。很早就说过,他们的身体和干瘪脱水的花一样皱缩,只是他们不是越干瘪而越芳香,而是越干瘪随年龄增长积沉的污泥也就越令人作呕。那是一种我没有闻过的味道。从来没有过。不同于任何一种食物腐烂的味道,不是生活垃圾堆积的味道。只是单纯的宣告“这个人作为一个无机体,生命走到尽头”的气味。只有这种宿命般的味道,才会让人心生厌恶而又滋长兴致。


也只是了解恶臭来源的不得已的兴致。

身处这样的车厢里……怎么样的呢?四四方方轰鸣作响,随着车厢运动,巨大玻璃窗里初生曙光生涩流动的车厢。弥漫着奶香的初生的车厢。里面是濒...

【丧失抗体】

在下真是无法忍受了。
当初分别时的伤口仍然保持着原样,您就要再一次将其扯下了吗?

一个礼拜以来,我仍然无法想明白您到底想要做什么呢……不,或许是您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呢?

当时如此果断决绝地说了“就此告辞”,却又优柔寡断地返回询问犹深埋在渊薮里的我:“你真是无可救药了,竟然不想想我究竟为什么要如此果断地和你断交呢?”

骤然失去重要的人的可怜人,哪里有心思思索您的“良苦用心”啊。或许现在再重新审视您当时说出的话,不过是个邀功的丑恶伎俩罢了。您妄图作出一副果断决绝的样子和我一刀两断,可是心中青年时期的虚荣心却像皮肤疹一样蔓延迅速,连您这个寄主也无法控制。终于,您害怕我太过愚钝无法参透您的良苦用心,但是又不好意...

【惯性遗忘】


“9-2-3-9-”
录入情感的那天,绪卷先生还不知道惯性为何物。只知道九键的大小适宜,离别的温度正好,适合情感潜滋暗长。

可惜,“遗忘”生长适宜,繁殖很迅速。起了茧的大脑皮层空间有限,“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道理显而易见,“遗忘”明显拥有更多性状优势。

抗争的结局是,“情感”停止生长。

理应不觉得奇怪,记忆这种东西,总是不知不觉就稀薄起来了。一年差9天,还没有走到完满,大脑皮层就起了茧。当时色泽明亮的人,最终都稀释成了毫无意义的模糊色彩。

究竟是什么时候,那些曾经深切刺入大脑皮层的话语,都成了漂浮在表面的噪音。曾经深爱过的人,需要一遍遍确认照片才得以对号入座。

绪卷先生茫然地咬了一口面包。

真是可恶至极不...

爱神指引下跌落的美的深渊(德 托马斯·曼《死于威尼斯》)

这是托马斯的巅峰之作,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这部作品里阿申巴赫的作家形象是作者的原型,托马斯本人也的确承认这是自己的得意之作,“它蕴含着无数隐喻,当作品成型时,连作者本人也不禁为此感到头晕目眩”,的确,这是一本展现其个人美学追求和艺术现状的书,多重隐喻运用娴熟,用理智冰冷的语言表达着如热病般狷狂的爱恋。而其中展现的最为突出的是艺术给人带来的矛盾影响,以及人在面对至高无上的美时激烈的内心冲突。


今天下午有个家伙跟我讲到“《死于威尼斯》很多腐女都很喜欢233”,那么我首先浅议一下这本书在人物设计上的良苦用心,以及阿申巴赫和塔齐奥之间的关系。

阿申巴赫是个年老体弱的作家,常常在担心的

【因为幸福而具有的使他人幸福的资格】(银河铁道之夜 宫泽贤治

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绝对是他所有的童话中最复杂也最完整地展现出他人生诉求的一篇。我在读第二次之前我看了一下撸否里面的对这篇童话的赏析。大致是围绕贤治桑主张的献身精神,以及“全人类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在此,我不对这点展开,以下我想先谈一谈为什么po主都认为柯帕内拉是做出牺牲的人。

童话,在我看来是无形之物(例如思想、情感、主张、诉求)的具体表达,并且通过日常逻辑连接,由平凡之物组成的精致作品。贤治的童话不是单一地写一个“幸福”的故事,而是将追寻幸福艰辛的过程以及如何找到真正的幸福展现在我们面前。可以关注到的,故事的最后,乔班尼平安和博士的对话中说,寻找幸福就跟化学实验有了共同之处,可见在贤治...

【没有嘴巴的败类】

【没有嘴巴的败类】

不行了!不行了!

最近一有闲暇……不!是一旦将心思于日常琐碎中抽离,那样的被怪物追赶着的感觉就回来了。

已经过去了两周,我始终未敢回头看一眼那怪物的样貌……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过去了那么多日,即将无法忍受,将要被拖拽到深渊里去了。我知道我的同学必然也看得到它——必定是的!我十六日前就被它盯上,它出现在我身后的那一刹那,同行的人就发现了它,笑声顷刻间就停止了。她的视线停留在我身后——我不知道她究竟看到了什么,起初是厌恶,后来渐渐浮现无法抑制的冷漠……或许不是冷漠,更像是对于我或者对于被怪物追赶这件事的轻蔑。她看罢回头笑语声如同不曾断裂般完美地衔接上了。

为什么那个怪物没有跟随友...

【自爱】

日子过去了好久,绪卷先生以为自己并不在意。

因为终于,绪卷先生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岁月的无情变迁,人心的冷漠多叠。他坚持着与流岛小姐无意义的擦肩而过,紧握着那一瞬间内心难得的平静。这时候就不叫流岛小姐了。那家伙失去了流动的色彩和孤岛般耸峙的人格,在绪卷先生心里,她就什么也不是了。

流岛小姐的形象恢复成盛夏或者是深秋的色泽,它不再是一个具体的人了,它不再独立存在,它于夏秋时节,呼吸在每一片森林每一棵树每一片树叶里。

绪卷先生好想大喊那句话,大喊那句“我好爱这世界”,可是随即想到自己青涩的苦闷和原作执着的悲情相形见绌,于是连抒情也被遏制了。

苦闷苦闷,苦闷。这样由眺望开始由眺望而终的糟糕感情……为何明知是虚...

1/5

© 涂有饿嫖 | Powered by LOFTER